34127com本港台开奖直播本港台,香港马会2021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历史咨询

1989年菏泽公厕恶魔连续残害妇女震惊鲁西南至今仍未破获留悬案

时间:2022-01-13 11:3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北接梁山,南连菏泽,东与济宁相通,历史上自古是鲁西南重镇。自从施耐庵写成《水浒传》,郓城又成了及时雨宋江、托塔天王晁盖等一干英雄好汉的故乡,闻名四方。 郓城的历史之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鲁成公在郓地筑城,隋文帝开皇年间设

  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北接梁山,南连菏泽,东与济宁相通,历史上自古是鲁西南重镇。自从施耐庵写成《水浒传》,郓城又成了“及时雨”宋江、“托塔天王”晁盖等一干英雄好汉的故乡,闻名四方。

  郓城的历史之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鲁成公在郓地筑城,隋文帝开皇年间设置郓州,后来一直沿袭下来,因此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城。

  1967年,郓城从济宁划归菏泽地区管辖,全县盛产工业急需的优质煤和焦炭,因此在新中国成立后大力发展工业的时代盛极一时,人口多至百万,仅次于曹县,成为菏泽市下属重要的经济大县。

  但是,人口多了之后总会出现一些害群之马,而郓城在上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一系列恶性伤害案件,让一个变态恶魔的形象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并在群众中引起了一定的恐慌。

  那是在1989年的1月31日,农历腊月二十四,郓城县的千家万户,正在逐渐浓烈的过年气氛中喜气洋洋地准备着自家的年货,眼看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大家的心情也开始放松。

  临近下午一点左右,一声尖叫就打破了古城上空的宁静,那是一位郓城县化学机械厂的家属走进女厕想要小解,突然发现一个年轻女孩被人用刀刺死在厕所内。

  现场鲜血淋漓,触目惊心,死者身中多刀,仅致命伤就有5处,最为令人发指的是凶手在死者的下身连刺多刀,以至于伤处血肉模糊,难以直视。

  目击这一幕的中年妇女惊恐万状,吓得魂不附体,当警察闻讯赶到时,机械厂家属院内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有些目击者的亲朋好友忙着安慰,更多的人们议论纷纷,惊疑不定。

  郓城已经有多年太平无事,不曾发生过这样的恶性案件,这又是发生在即将过年之前,无疑给本来宁静祥和的节日气氛蒙上了一层阴影。

  警察立即封锁案发现场,对死者的情况进行初步检验,通过调查,认定死者是一名在县城高中读书的女中学生,和在机械厂工作的父母一起住在家属大院内。

  死者死于1月31日中午,死亡时间距离被发现时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凶手可能是躲在厕所里突然袭击的,导致被害者明显没有激烈反抗,连周围的住户都没有听到动静。

  因为凶案发生在白天,作案对象又是个没钱的学生,凶手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不大,警方对案件性质的第一个猜想就是仇杀。

  但是公安人员问了一圈家属院里的邻居,又对被害人父母单位同事、朋友进行了详细调查,得知受害者一家人平时老实本分,并没听说和别人有什么过节。

  不是仇杀,难道是情杀?警方又到学校详细了解了被害女生的学习和交往情况,那个年代绝大多数的女孩子思想都特别单纯,被害者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男朋友,更谈不上有情敌了。

  同时,警方对家属大院里的住户一一进行筛查,发现这个家属大院里住的人并不多,而且除了几个年老退休的隔年放寒假的小孩子,其他人事发时都在上班。

  两个主要的怀疑方向都没找到有力的线索,那只能认为这是一起随机的杀人事件。对几个可能的“嫌疑人”的侦察也让人失望,他们不是有不在场证明,就是不具备行凶杀人的动机。

  这起案件于是变成了悬案,公安部门仍在拉网式排查,但由于恰逢春运,人口流动频繁,给调查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如果凶手就此远走他乡,也许这一凶案就会成为孤案,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系列更加可怕的血案的开始!

  菏泽是“中国牡丹之乡”,原来的菏泽县城即是现在的牡丹区,1989年初开年,在今天牡丹区的行政区划内,再一次发生了凶杀案件,凶手的手法老练,手段残忍,而且反侦察意识很强。

  2月中旬的一天,凶手在牡丹区新华书店的女厕所内杀死一名妇女,在人来人往,还有保安人员的新华书店内动手杀人,而且还能做到几乎无声无息,简直令人咋舌。

  一时间菏泽县的人们,特别是女性陷入了空前的恐慌!1.31恶性杀人案件的凶手不仅没有离开,而且将其魔爪向南延伸到了菏泽地区的中心地带!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事发时现场周边行人众多,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异常情况,凶手行凶之后竟然是大摇大摆泰然自若地离开的,其心理素质堪称过硬。

  就在菏泽县城的公安人员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在菏泽以西,位于鲁豫两省交界处的东明县境内,又发生了一起情节类似的凶案!

  1989年3月11日,东明县工商银行女厕所内,一个黑影悄悄地潜入,并先后用钝器猛击进入厕所的25岁的县农行出纳员陈秋茹和21岁的城关镇崔寨村农民崔爱霞头部。

  当时菏泽县城出现专门袭击女性的变态恶魔的消息还没有传到东明,因此二人进入厕所时毫无防备,连呼救的声音都没发出就倒地昏迷过去。

  凶手得逞之后,又取出利器将二人的外生殖器整个割了下来!随后,这个魔鬼将血淋淋的器官装进了黑色塑料袋,面不改色地扬长而去。

  几分钟后,已经倒在血泊里的二人被发现并送医院抢救,此次凶案造成陈秋茹不治身亡,崔爱霞终身残疾。

  1989年上半年,菏泽地区下属的巨野、鄄城等七个县市连续发生针对妇女的恶性伤害案,使得鲁西南各地震动,山东省公安厅为此成立“菏泽1.31系列伤害妇女案件专案组”,从各市刑侦队伍中抽调专业力量,会同菏泽市公安局共同侦办此案。

  经省公安厅并案,这个罪犯共流窜作案22起,杀死5人,伤18人。其中白天18起,夜晚4起。22起案件中,20起发生在女厕所,1起发生在室内,1起发生在室外,而且侵害对象都是青年女子。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凶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厕所这个常人不太关注,却又不得不去的地方,从而以隐蔽的方式对弱质女子下如此毒手,毫无疑问是丧心病狂,泯灭人性。

  这无疑是对社会秩序和公安部门执法能力的挑战!省公安厅将此案定为1989年全省三大系列案件之一(另两大案件分别为鲁中系列撬盗保险柜案,鲁西南系列盗窃药品案)。

  由于当时缺乏先进的技术手段,公安部门侦破此案的主要途径,就是密集访谈事发时周边路过的群众,根据他们对可疑人员一鳞半爪的印象拼凑出犯罪嫌疑人的大致形象。

  作案者为男性,个头一米七以上,皮肤白净,穿呢子大衣呢子大衣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够穿得起的。

  此外,该案犯以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这在当时也是属于条件很好的人家才能拥有的。而正因为这个魔鬼是骑着摩托车来去,可见他是跨越一定距离之后作案,其住所并不在案发地附近。

  这样看,公安人员仅仅在案发地附近侦察作案对象,可能是进入了一个误区,犯人就不在之前关注的范围内!

  案犯可能之前在不引起公众注意的时候就对作案现场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调查(因为他的主要犯罪现场很明确,就是公厕),然后再悄悄潜入到厕所内,在受害者没有提防时突然实施作案,得手之后迅速离开。

  从作案对象来看,案犯对女性有莫名的仇恨,其心理或人格严重扭曲,并可能接受过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因此作案迅速,胆量远超常人。

  这是一个坏消息,因为公安人员的侦察对象扩大到了所有有摩托车的人家,相当于在汪洋大海中寻找一条谁也不知道大小的鱼。

  从1989年3月开始,菏泽地区的妇女们已不敢单独上厕所,甚至有人结伴也不敢去,凡是出门上下班、去学校必须由家人护送。

  在全区的中小学校,校方不得不安排身强力壮的男老师在厕所蹲守,搞得上厕所的氛围异常尴尬。

  住宿的学生放学去宿舍或者是上学到教室必须由男老师陪同,所有宿舍大门一到晚上8点全部上锁,有老师全天巡逻。

  对1.31案件的侦办旷日持久,相比于凶手带给公安部门的困扰,更加麻烦的是随之四起的谣言。

  比如谣传嫌疑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制定杀死多少女性的计划,学校有多少名,企业有多少名。

  为了尽快抓住嫌犯,电视上开始循环播放公安局的悬赏通告,提醒市民出行时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

  全菏泽地区也有不少勇敢的市民开始三三两两地在公厕附近组团,希望能够抓住这个人人得之而后快的变态恶魔。

  但蹊跷的是,在菏泽全民皆兵,布下了天罗地网之后,真正的“公厕恶魔”却再也没有出现。

  中间也有一些宵小之徒模仿该案犯的手段,埋伏在公厕突然袭击妇女企图劫财劫色,但很快被早有防备的公安人员和正义市民抓获,经过审讯,发现他们均与1.31案件无关。

  这些鼠辈并不是公安机关想要的“大鱼”,专案组的警察们仍在孜孜不倦地探求案件背后的真相,希望让真正的恶魔得到正义的惩罚。

  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其他大案要案最终得到破获,罪犯纷纷落网,1.31案件的嫌疑人却真的如同石沉大海,再无音讯。

  2000年,菏泽地区已经正式升级为市,原菏泽县也改为牡丹区,13年前的那一连串血案留给人们的阴影早已经淡去。

  2002年2月13日,正月初二,菏泽的大街上车水马龙十分热闹,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发展,菏泽市已经成为一座兴旺发达的繁荣城市。

  凌晨7时许,菏泽长途汽车站东出站口南边的女公厕内,来清扫厕所的保洁员循着淌出的血迹骤然发现了一具未穿衣服的女性尸体。

  惊慌失措的保洁员迅速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刺耳的警笛声骤然响起,收到报案信息后,菏泽市牡丹区公安分局的朱局长立即联想起了13年前那一串情节类似的案件。

  朱局长不敢疏忽,亲自带队前往案发现场,菏泽市公安局的李局长也带着刑警支队经验丰富的老警察随后赶到。

  这两位在公安战线上奋战了二十多年的老警察的心情紧张中又有几分激动:13年前的1.31恶性杀人案件他们记忆犹新,如果把握得好,这次很有可能一举破获这一陈年积案,终结上一代公安人心中的遗憾!

  干警迅速在现场拉起隔离带,全副装备的法医人员随即进入,发现尸体头东脚西,横卧在厕所的西北角,死亡时间约为2月12日夜间10点到11点之间。

  与1.31案件类似的是,死者的左侧乳房和外生殖器被人用利器割走,由于事发时已是深夜,凶案暂时没有找到目击者。

  不过与13年前侦察工作不同的是,此次公安部门的技术手段早已鸟枪换炮,技术人员从尸体右侧上部墙壁的瓷砖上采集到了一枚带血的掌纹。

  几乎不需要鉴定,凭借常识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右手的掌印,此外,现场还提取到了2枚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硬币和一个烧毁的打火机防风罩。

  经过对案发现场周围的深入调查,公安人员初步查明死者名叫潘红英,19岁,是浙江省景宁县鸬鹚乡黄山村人。

  2001年10月12日,潘红英来到菏泽打工,并一直在距案发现场150米左右丹阳路上的“温丽”洗头房当服务员。

  根据洗头房的老板介绍,2月12日大年初一晚上的10点20分左右,因为洗头房内的厕所被占用,潘红英声称要到外面上厕所,随后就一直未归,没想在不远处的公共厕所遭到毒手。

  此案情节恶劣,而且与1.31案件可能存在关联,尽管公安部门选择对外刻意低调处理此案,但关于“公厕变态恶魔”重现的消息还是立即传遍了菏泽的各个角落,并引发了一些恐慌。

  许多老菏泽人不禁想起,13年前,也是在过年前后,也是在公共厕所里,这个恶魔把黑手伸向了无辜的女子并连续作案,最终导致5人死亡,18人重伤的重大凶案。

  一定要把这个恶魔缉拿归案!菏泽市公安局为了破获此案,还市民的太平安宁下达了总动员令,成立了由分局局长亲自挂帅的“2.12专案组,刑侦支队的警员一律停止休假,返岗待命。

  根据尸检结果,基本认定公厕即杀人现场,不存在凶手行凶后转移尸体的可能,死者死因为被人扼颈、堵嘴窒息而死,这一点与1.31系列案件的杀人手法有所不同。

  此外,从胃内容物化验结果看,被害人死亡时间确定为2月12日晚上10点30分,误差不超过10分钟,根据行为分析,现场采集到的手掌纹是嫌疑人所留。

  由于潘红英从2001年10月到菏泽打工,仅仅5个月就遇害身亡,根据洗头房老板和其工友反馈,潘红英为人老实,在菏泽期间没有谈恋爱,也没有什么人追求。

  同时,市局派往浙江景宁县调查的公安干警发现,潘家在当地也没有较大的社会矛盾,老家的人为了一些小事跨越千里前来菏泽杀人的可能性不大。

  潘红英在菏泽干服务员收入低微,5个月共挣了1200余元,寄回老家1000元,案发时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也没有什么值钱的首饰,并不值得为此杀人。

  现在基本可以判断,这又是一起随机杀人案件,情节虽然有些类似,但不能由此简单推定行凶者就是13年前的连环杀人犯。

  对案件发生经过的简单还原是:2月12日晚上10点20分,潘红英出门上厕所,并遇到了潜伏在厕所内的凶手,很快被害,由于事发时汽车站周边仍然十分热闹,凶手在割除器官时有些慌乱,留下一枚血手印。

  在专案组第一次讨论会上,朱局长决定,将调查的主要力量集中在12日晚上可能经过案发现场的人员身上,特别是汽车东站周围的娱乐场所,要一家一家,一个一个地查!

  专案组人员立即分成三个小组,全面清查了汽车东站附近当晚还在营业的网吧,舞厅,电影院,洗头房,夜宵店,由于正值过年期间,上述场所开业的并不多,所以很快就清查完毕,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有一名出租司机向警察反映:13日0点左右,有六、七个小青年在九洲置业商城门口上他的车,途中行至汽车站东牡丹路时,有一个说:“你们知道吗,汽车站厕所里有个女的被杀了,还割走了乳房。”

  专案组立即根据这一重要信息往回溯源,在公安机关极其高效的运作排查下,仅仅两天时间就找到了说这话的小青年。

  经调查,该男青年名叫王传龙,16岁,牡丹区王胡同人,辍学无业。2月12日晚上,王传龙曾经到距离长途汽车站只有800米的九洲置业商城的舞厅跳舞,并在10点钟离开。

  从王传龙活动的时间来看,他明显具备作案的时间条件,出乎民警意料的是,当他们就杀人案件询问王传龙时,他对自己杀害潘红英一事供认不讳。

  王传龙不仅描述了其杀人的过程,还供述自己另有同伙,而且不止一人,有四个!

  这让专案组觉得疑点重重,因为从案发现场的脚印等痕迹来看,杀人凶手只有一名,并且王传龙虽然提供了与死者情况相吻合的信息,但却不能告知凶器和死者衣物的去向。

  专案组根据王传龙提供的信息传唤他的四个“同伙”询问,发现他们对杀人的事情根本不知情,也各有不在场证明。

  更大的问题是,王传龙右手的掌纹和现场提取的掌纹完全不能吻合!如果他是杀人凶手,那么现场那个血手印的主人又是谁呢?

  这一切都让办案人员认为,事情根本没有王传龙交代的那么简单!而且王传龙只有16岁,也不具备当年1.31案件的犯案条件。

  虽然王传龙坚持承认自己就是凶手,但怎么可能凭着他的一面之词就将其定罪,而让真凶逍遥法外呢?

  这一天,菏泽市振兴搬家公司一员工向公安机关反映:在该公司打工的河南籍男青年耿阴军有杀人嫌疑。

  耿阴军,27岁,河南浚县人,暴躁、孤僻、酗酒,并有刑事案件前科,2月12日当天他留在菏泽,具备作案的条件。

  由于耿前两天已经离开菏泽,专案组通过对其使用的手机进行定位,发现其行动的轨迹已经位于濮阳一带。

  4月18日,专案组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南下浚县,在耿的老家大碾村进行布控,但耿此时并不在大碾村。

  到5月8日,专案组通过可靠情报,得知耿阴军已潜逃至焦作市修武县境内,随即协调焦作警方配合,在5月11日将耿阴军控制。

  耿一开始还以为焦作警察抓错了人,大喊“冤枉”,但当他发现参与抓捕的还有菏泽警方时,立即意识到自己的恶行已经东窗事发了。

  原来耿阴军因为去年没有挣到钱心情郁闷,2月12日晚上去位于牡丹区洪湾村的朋友家喝酒,至晚上9点多离开朋友家之后打的来到菏泽汽车站附近。

  当时已经是深夜10点,他一个人在牡丹路上闲逛,看到路边有一个陌生女子(潘红英)走进公厕,遂鬼使神差地起意进厕所偷看。

  没想到,他刚刚进入女厕就被潘红英发现了,潘当即大叫起来,耿阴军慌了手脚,急忙掐住潘的脖子,导致潘窒息身亡。

  随后,耿阴军对已经死亡的潘红英进行猥亵,为了伪装仇杀现场,耿阴军又将潘的乳房和外生殖器割去。

  5月12日,专案组人员在耿的指认下来到抛弃作案工具的菏泽一中后水塘,将匕首、衣物和人体器官等起获。

  2.12凶案发生后3个月,在菏泽市公安机关的全力工作和河南警方配合下,终于将案件顺利破获,同时,警方对王传龙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后予以释放。

  2.12案件虽然很快被破获,但朱局长和公安局的同事心中却仍有遗憾,因为1.31连续杀人案件仍然是个悬案,真凶仍然没有落网。

  从1989年到今天,1.31系列案件已经过去了32年,甚至当年的凶手可能已经不在人世。

  但山东省和菏泽市的公安干警仍然在为之努力,以追求着将凶手绳之以法,告慰受害者在天之灵的那一天!



Power by DedeCms